当前位置: 首页 - 熟食 - 卤味故事
三凤桥肉骨头的传说

一 、济公传下肉骨头

  无锡南门外有座南山寺,南宋年间,离南禅寺不远的一条街道上有一爿肉店,两开间门面。一天早上,店主和伙计烧好了一锅熟肉(当时没有冷藏设备,肉店既卖生肉,又卖熟肉),再把宰好的生猪放在肉案上(那时肉案是用大树树桩剖成两半做成,横在肉店门口),切割成猪肉、猪腿、大排、草排、肋排……有的挂在肉案上方的一排铁钩上,有的堆在案板上。店主和伙计将生、熟肉安排停当后,开了店门,取下一块块门板。这时,来了一位穿着又旧又破僧衣僧帽,趿着一双漏出脚趾的僧鞋的和尚,手里摇着一把只剩下蒲筋的蒲扇,笑嘻嘻地向店主化缘。店主第一笔生意竟然是这位化缘的穷和尚,心中未免有几分不快,没好气地对和尚说:“铜钿没有,熟肉可要?”他明知和尚吃荤犯戒,话里有“钝”和尚的用意。可他没料到和尚居然笑嘻嘻地回答:“和尚早起尚未进食,肚子正饿,施主能施熟肉当然最好。”那店主想不到这个穷和尚还是个吃肉和尚。话已出口,就从锅中取出一块熟肉,和尚接过,两三口就将熟肉吃了,笑嘻嘻地伸手又要。店主又拿了一块熟肉给了和尚,和尚吃了说,刚刚吃出点滋味,这下肚皮越加饿了。店主心想,撑足了你肚子也不过一两斤肉,有点赌气地再取肉给和尚。谁知和尚竟然将店中一锅熟肉吃得只剩下汤汁,这才抹了抹嘴唇,从肉案上棒起了一推生排骨,放入锅中说:“吃了施主的熟肉,我教你烧好骨头。”边说边从蒲扇上拆了几根蒲筋放在排骨上面:“呶!再送你一点佐料”。然后盖上锅盖,用蒲扇对准灶膛扇了几扇,灶膛里的火窜了起来。和尚笑嘻嘻地向店主打了个招呼,走出店门,扬长而去。店主对这个穷和尚的举动哭笑不得,气恼不过,正在自怨今早怎么碰上这件倒霉事时,不料锅内突然冒出了一股奇香,香味越来越浓,引来了许多附近居民和街上行人。这个问:“老板,你今天烧的熟肉怎么这般香浓?”那个问伙计:“放了什么香料?”当店主掀起锅盖,只见锅中的排骨绛红透紫,锃光晶亮,好像那玛瑙和琥珀,取出一块放在口中一尝,肉烂骨酥,滋味醇厚,油而不腻。店主肉生意做了多年,熟肉几乎吃腻了,今天不由得也嘴馋起来。这时,本来好奇来看究竟的乡邻和行人全要买熟肉,你买一斤,他买两斤,一锅熟肉很快卖光。店主又将生肉放入锅中剩下的汤汁里,烧烹后又是一锅同样色香味美的熟肉。店主知道今天遇上了神仙,打听后才知来店的这位穷和尚是杭州来的济公活佛,他是前两天挂单(寄宿)到南禅寺的。店主忙赶到南禅寺要向济公拜谢,这时济公已云游到别处去了。

  无锡还有一则传说,说是济公住在南禅寺里,经常在大雄宝殿如来像前的大香炉里煨狗肉吃,狗肉的香味让寺中一个小和尚口水直流。他弄不到狗肉就买来些猪排骨,学济公的方法放在香炉里煨,也是香浓味美。一天附近有位黄老板到南禅寺找方丈,方丈命小和尚煨排骨招待他,他吃了连连称好,向方丈讨教烧法,方丈告知了他。黄老板回去如法炮制,还加上八角、桂皮等佐料,在店中出售,顾客盈门,后来肉骨头就成了无锡名产。这则传说中提到了南禅寺的和尚甚至方丈,还带上了如来佛前的大香炉,未免对佛门大大不敬,引来了一些僧人的非议。当然,他同前面说的一样,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。


二 、凤凰巢与酱排骨

  无锡古运河在三千多年前是一条古吴水道。两千五百多年前,吴王夫差为了出兵齐国进   行疏浚并开凿了刊沟,后来成为京杭大运河的最早河段和唯一穿过城市中心的河。明代嘉靖年间筑城防倭,运河改道环城分流,但河道仍存,无锡解放后填没成了今天的中山路。
很早很早以前,无锡城中心古运河的大市桥(今人民路中山路中)到中市桥(今中市桥巷中山路只见)的河东街道上,住有一对靠卖熟肉为生的老夫妻。一天上午,来了一位身穿灰色长袍、头戴黑色毡帽的中年人,老夫妻以为他要来买肉,,忙上前招呼,没料那人指着门外角落里一只中间堆有稻草、缸旁积有灰垢的陶瓷缸盆,操着江西口音的官话说:“老人家,门前的那只缸盆能否转让给我。”老夫妻用奇怪的眼神相互望了望,这个人要买这旧缸有何用?几乎一齐回答:“当然可以”。他们想,能卖个几十文钱也好,反正它也派不上用场。那个客人一听肯卖,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说:“老人家,我给你十两纹银怎么样?”老夫妻以为耳朵听错了,忙问:“你说多少?”那位客人以为老夫人嫌价钱少,又说:“老人家如果嫌少,再加五两怎样”。老夫妻是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,连忙摇着手说:“不少!不少!十两银子足够!足够!”那位江西客人随即掏腰包准备付银,不料包中只有一些碎银,他拿了出来说:“老人家,我出门忘了带钱,这些碎银权当定金,容我回客栈去取。”说罢急匆匆地走出门去。客人去取银两,这里的老夫妻喜笑颜开,想不到老祖宗留下这只派不上用场的旧缸,居然能卖上十两银子。他们担心那位客人回来见到缸盆又旧又脏反悔。忙将缸盆里稻草取出,将缸盆拎到河码头,在河中又洗又刷,里里外外,清清爽爽。没有多少时间,那位客人急匆匆地赶来,老远就看到已经放到屋内的那只洗的干干净净的缸盆,嘴里连称“可惜!可惜!”对老夫妻说:“老人家,你们怎么把这缸盆去汰洗了。要知道,怎么一洗,这只缸盆就没有一点价值了。”老夫妻还以为那个客人真的反悔,害怕要把定银退回。那个客人说:“实不相瞒,这只缸盆过去肯定有凤凰做过巢,如今还留有凤凰气味,你二老一洗,气味洗光了。缸盆我就不要了。付的定银当然也不能收回”。说罢叹息着摇头离去。老夫妻懊恼不已。但他们想到凤凰气味留在缸盆上,肯定也会留在稻草里。缸盆洗了,稻草可没有洗。忙到门外将稻草像捧宝贝似地捧回屋里。老两口商量,如果将沾有凤凰气味的稻草放几根到汤中烧肉,味道可能好吃,试了一试,果然浓香扑鼻,味道奇美,人吃人爱,生意兴隆。据说,这就是酱排骨的由来。